返回网站首页
当前位置:主页 > 天下本港台开奖直播现场 >
咏梅:少有人走的路
作者:admin  日期:2019-08-30 03:46 来源:未知 浏览:

  咏梅在剧中演三对夫妻中一个官员的妻子,是绝对的贤妻良母,跟着老公去外地上任六年,结果与儿子季杨杨之间产生极大的陌生感,在儿子高考前她努力关怀儿子,弥补父亲和儿子之间的距离,还成为备受母亲控制的英子的忘年交,在剧中善良的她却得了癌症,她的生病让儿子和老公都发生了一系列的心理变化,引发了剧情的新一波热潮。

  虽然只是个女三,名字又叫刘静这种完全没有记忆点的名字,演的更是刘惠芳式的贤惠女性,但咏梅却仍然以她不可替代的功力,像冰泉水煲汤一样,慢慢把这么一个温吞没特点的人物在观众们心里煲成了一锅暖汤。

  相比海清的炸虎,小陶虹的焦虑,温和中带着倔强、贤惠中带着新潮的咏式温柔更让人过目不忘记。

  虽然她一再说自己特别想演小陶虹那样的更具典型性的人物,奈何际遇对于她一直没有太多照顾。

  于是乎,她永远要在螺蛳壳里做靓的道场,在最困窄的局面里演出新的气象——命运不怎么照顾我,不急也不燥,那我就自己努力呗。

  我身边有一大票朋友成为她的新粉,我的一个女性朋友甚至说,我怎么越看咏梅就越觉得她好看呢舒服呢,简直美得让我不能安心写稿……

  当年追电视剧《悬崖》,被剧中演男主角张嘉译妻子的咏梅震到了,真是惊为天人,天哪,大陆怎么有气质这么出众的演员,那端然百媚的姿态把女主角衬成了个俗不可耐的大土妞。

  后来一查,原来她叫咏梅,蒙古族,是黑豹乐队前主唱峦树的太太,我最喜欢的九十年代MTV《DON’T break my heart》里神秘的白衣女郎——

  当时就觉得这个女人太有意思了,太多不可调和的东西在她身上融为一体,这让她显得极为特别,走在人群里吧,你也不觉得她特别好看,但一旦她走过去,你会老忍不住想起她……

  所以,七年以后,她得了柏林影后,巧的是,马上有了第一次面采她的机会——COSMO杂志抢到了她柏林影展回来之后的第一个时尚杂志的拍摄,而我成了她柏林归来第一个采访她的记者。

  采访咏梅这一天刚好是元宵节,当我在荒凉的朝阳区青年路摸索到大厦的二十楼时,她已在公司的茶室静坐。

  她比我想象的要小两圈,极瘦,穿着一套黑色的李宁动动衫,白球鞋,完全没有化妆,肤色非常白,头发量极多还有点沙,这让她在柔弱之外又更添某种异族的野性。

  “我妈妈是汉族,我爸爸是正宗的游牧后代,他是满蒙,所以我其实算是女真人的后裔。”

  “我妈妈是汉族,我爸爸是正宗的游牧后代,他是满蒙,所以我其实算是女真人的后裔。”

  咏梅的蒙族名字叫森吉德玛,仙女的意思,在呼和浩特长到18岁,一提到呼和浩特,咏梅的语速就慢了下来。

  “呼和浩特的树,呼和浩特的冰天雪地,呼和浩特的莜面烧卖羊杂汤,还有它的蓝天……孩子会把给皮肤晒出黑色的光,还有我妈妈秋天的时候带着我们去扫树叶,然后我们选最大的叶子拔根(一种游戏)玩,那都是快乐。”

  “呼和浩特的树,呼和浩特的冰天雪地,呼和浩特的莜面烧卖羊杂汤,还有它的蓝天……孩子会把给皮肤晒出黑色的光,还有我妈妈秋天的时候带着我们去扫树叶,然后我们选最大的叶子拔根(一种游戏)玩,那都是快乐。”

  爸爸送给女儿的第一本书是山口百惠的画册,第二本书是宣言,第三本书是油画册。

  “那时候小,我说爸爸怎么会拿一个裸体女人的画在那拿着看半天,他跟我说这是美这是艺术这是绘画。”

  “那时候小,我说爸爸怎么会拿一个裸体女人的画在那拿着看半天,他跟我说这是美这是艺术这是绘画。”

  “父母很少夸我,老说你不行,其实那个时代的父母都这样,但我小的时候是一个超级敏感的一个孩子,心灵是极其需要关照的一个,恰恰在我们这家里头没有,所以我老是觉得为什么你们看不到我的优点呢,我是很优秀的,为什么你老看不到呢……”

  “父母很少夸我,老说你不行,其实那个时代的父母都这样,但我小的时候是一个超级敏感的一个孩子,心灵是极其需要关照的一个,恰恰在我们这家里头没有,所以我老是觉得为什么你们看不到我的优点呢,我是很优秀的,为什么你老看不到呢……”

  “不是,是很孤独的小孩子。小时候总是觉得跟身边的朋友们没有办法特别融合,他们喜欢成群结队的做一件事,聊天,做游戏,我好像都不是特别感兴趣。

  别人觉得我是骄傲,其实我是有一点自卑的,为什么我老跟人合不来,老有自己的想法,老要把自己很不成熟很幼稚的想法表现出来,也得不到老师的认可。”

  “不是,是很孤独的小孩子。小时候总是觉得跟身边的朋友们没有办法特别融合,他们喜欢成群结队的做一件事,聊天,做游戏,我好像都不是特别感兴趣。

  别人觉得我是骄傲,其实我是有一点自卑的,为什么我老跟人合不来,老有自己的想法,老要把自己很不成熟很幼稚的想法表现出来,也得不到老师的认可。”

  “我总是独来独往,下雪了,会拿一块漂亮的头巾,在雪地里面扔头巾,扔完就看头巾在雪花里飘有多美,就是这样,然后喜欢把自己的房子清理得干干净净,然后坐在那里,胡思乱想。”

  “我总是独来独往,下雪了,会拿一块漂亮的头巾,在雪地里面扔头巾,扔完就看头巾在雪花里飘有多美,就是这样,然后喜欢把自己的房子清理得干干净净,然后坐在那里,胡思乱想。”

  放《血疑》的时候,有人说她像山口百惠, 18岁的时候,《红高梁》播了,又有人说她长得像巩俐,男孩们老爱捉弄她,后来才知道,那是喜欢。

  读完高中,进了政府机关当打字员,命运的改变是单位送她去读外经贸大学,八十年代末,外经贸大学是个老牛的学校,录取分数线比清华北大还高。

  “之前我从来没有解释过这个事儿,其实这么牛的学校我不是考进去的,单位送我去的,因为单位有了这么一个名额,是针对老少边穷地区的,当然也要看成绩,我当年学习成绩不错。”

  “之前我从来没有解释过这个事儿,其实这么牛的学校我不是考进去的,单位送我去的,因为单位有了这么一个名额,是针对老少边穷地区的,当然也要看成绩,我当年学习成绩不错。”

  然后有一天峦树就给我打电话,说他们要拍MTV要选个女主角,你可以来试试,我就去了,我那时候应该是漂亮吧我猜,要不让他们也不会找我,而且,十八九岁的姑娘哪一个都如花似玉吧。

  那个时候女孩都流行烫爆炸头,叫蛇妆,我看张曼玉什么钟楚红他们都把头发烫成那样,然后我就一下子冲动,给剪成那样,剪完第二天他们导演就打电话给我说我们要开始拍了,你来吧。”

  然后有一天峦树就给我打电话,说他们要拍MTV要选个女主角,你可以来试试,我就去了,我那时候应该是漂亮吧我猜,要不让他们也不会找我,而且,十八九岁的姑娘哪一个都如花似玉吧。

  那个时候女孩都流行烫爆炸头,叫蛇妆,我看张曼玉什么钟楚红他们都把头发烫成那样,然后我就一下子冲动,给剪成那样,剪完第二天他们导演就打电话给我说我们要开始拍了,你来吧。”

  “去了以后,他们傻了,因为他们是一直设计都是长头发,鼓风机吹长发飘飘,结果这飘飘不起来了,然后就给我设计了一个白纱。

  结果白纱蒙到我头上之后,我一点表现不出来妩媚感,我不会,特傻,从十三陵老柱子后面闪出来的时候,好几次都是横着出来的,导演放弃了,白纱也不要了,现在想起来真是太逗了。”

  “去了以后,他们傻了,因为他们是一直设计都是长头发,鼓风机吹长发飘飘,结果这飘飘不起来了,然后就给我设计了一个白纱。

  结果白纱蒙到我头上之后,我一点表现不出来妩媚感,我不会,特傻,从十三陵老柱子后面闪出来的时候,好几次都是横着出来的,导演放弃了,白纱也不要了,现在想起来真是太逗了。”

  “没有,其实我的青春,我的整个成长过程都非常痛苦,我觉得敏感的孩子永远都不会有一个特别让她满意的童年,所以你要让我回到童年,我不回,我觉得现在是最好。”

  “没有,其实我的青春,我的整个成长过程都非常痛苦,我觉得敏感的孩子永远都不会有一个特别让她满意的童年,所以你要让我回到童年,我不回,我觉得现在是最好。”

  我原来是一个特别较劲的人,但他是一个特别温暖的人,我以前喜欢伤害别人,但伤害完别人我自己也难受,峦树改变了我。

  他是天分非常高的人,12岁就考进中央音乐学院附中,他特别容易理解我,我呢,比较后知后觉,但总会在某一个点上突然想通。

  我原来是一个特别较劲的人,但他是一个特别温暖的人,我以前喜欢伤害别人,但伤害完别人我自己也难受,峦树改变了我。

  他是天分非常高的人,12岁就考进中央音乐学院附中,他特别容易理解我,我呢,比较后知后觉,但总会在某一个点上突然想通。

  我们俩就是能玩到一块,能吃到一块,能说笑到一块,当然我们俩有非常不同的地方,比方说他好热闹,我不好热闹,他在家开PARTY,我在后面收拾。

  我们两个的角色是轮换的,特别有意思,比如我必须当妈了,管他这没妈管的孩子,买菜做饭。然后如果我烦了,他就开始当爸爸了,他很包容,很宽广,可以由着我欺负他,然后我们俩其实更多的时候就是,俩小孩其实。”

  我们俩就是能玩到一块,能吃到一块,能说笑到一块,当然我们俩有非常不同的地方,比方说他好热闹,我不好热闹,他在家开PARTY,我在后面收拾。

  我们两个的角色是轮换的,特别有意思,比如我必须当妈了,管他这没妈管的孩子,买菜做饭。然后如果我烦了,他就开始当爸爸了,他很包容,很宽广,可以由着我欺负他,然后我们俩其实更多的时候就是,俩小孩其实。”

  “很多女孩很羡慕我,觉得我过得很开心,老公对你那么好,我说这个‘好’不是要来的,你不给他,他不会给你,一定是相互的。

  最重要的就是两个人都要付出,要替感情添砖加瓦,我们两个人最大的优势是大家心愿相同,在一起之前大家都是有过男朋友和女朋友的,受过伤害,所以我们就希望我们俩能够白头偕老。

  有一次他陪我去医院拔牙,排队的时候,身后就有一对夫妻,老太太是坐在轮椅里面,那老头那颤颤巍巍就推她,老太太抬头跟老头说了句什么话,一个两个字,老头就慢慢蹲下身子来,就给她弄血袋,还给她揉脚,我们俩同时说等我们老了,也要这样。”

  “很多女孩很羡慕我,觉得我过得很开心,老公对你那么好,我说这个‘好’不是要来的,你不给他,他不会给你,一定是相互的。

  最重要的就是两个人都要付出,要替感情添砖加瓦,我们两个人最大的优势是大家心愿相同,在一起之前大家都是有过男朋友和女朋友的,受过伤害,所以我们就希望我们俩能够白头偕老。

  有一次他陪我去医院拔牙,排队的时候,身后就有一对夫妻,老太太是坐在轮椅里面,那老头那颤颤巍巍就推她,老太太抬头跟老头说了句什么话,一个两个字,老头就慢慢蹲下身子来,就给她弄血袋,还给她揉脚,我们俩同时说等我们老了,也要这样。”

  24岁当上了女主角,也是机缘凑巧,当时她在许戈辉的组里当外景主持,许推荐她去演一个白领丽人。

  “别人都说我淡定,我想大概是因为我一直没把自己的属性完全归到这个行业里,有的时候他们介绍我是演员,我会有点不自在。

  进入了这个行业,我发现自己完全有能力做这件事情(演戏),而且它挣钱对吧,还有一个特别重要的一个原因是,时间太自由了,演完一部戏想怎么休息就怎么休息,多自由,这就是我要的生活。”

  “别人都说我淡定,我想大概是因为我一直没把自己的属性完全归到这个行业里,有的时候他们介绍我是演员,我会有点不自在。

  进入了这个行业,我发现自己完全有能力做这件事情(演戏),而且它挣钱对吧,还有一个特别重要的一个原因是,时间太自由了,演完一部戏想怎么休息就怎么休息,多自由,这就是我要的生活。”

  咏梅说自由是她想要的生活。旅行、读书、工作,身体与灵魂都能完全放松到自由。

  “嗯,一个优秀的人吧。至于你说怎么样才能称得上优秀,我也说不上来,有那么多优秀的人在我们前面,我看得到那种状态。”

  “嗯,一个优秀的人吧。至于你说怎么样才能称得上优秀,我也说不上来,有那么多优秀的人在我们前面,我看得到那种状态。”

  “我没有演太多的戏,别人都说我挑戏,因为我家有钱,其实我现在都住在一个最普通的住宅区,买菜做饭做瑜伽过日子,钱跟我没关系。

  有时我会为了五斗米折腰,毕竟我也不能老用老公的钱,但我不会永远让我自己这么做。

  我不买名牌包,不买超过一千块钱以上的衣服,特别是现在做了慈善,更觉得没有必要,这个世界有太多需要帮助的人。”

  “我没有演太多的戏,别人都说我挑戏,因为我家有钱,其实我现在都住在一个最普通的住宅区,买菜做饭做瑜伽过日子,钱跟我没关系。

  有时我会为了五斗米折腰,毕竟我也不能老用老公的钱,但我不会永远让我自己这么做。

  我不买名牌包,不买超过一千块钱以上的衣服,特别是现在做了慈善,更觉得没有必要,这个世界有太多需要帮助的人。”

  咏梅多年前开始做公益活动,当过志愿者,在微博上也是不遗余力宣传公益,关注患病群体。

  “你说我急不急,也急,有时候会想,我这俩腮帮子是不是也该磨一下可能会更好,但是我对自己说不急,先看看。

  也因为之前做了太多太冲动的事情,发现结果都不好。我就不急,再看一下,后来我发现磨脸这事不靠谱,小脸这更不靠谱,到最后根本演不了戏了。”

  “你说我急不急,也急,有时候会想,我这俩腮帮子是不是也该磨一下可能会更好,但是我对自己说不急,先看看。

  也因为之前做了太多太冲动的事情,发现结果都不好。我就不急,再看一下,后来我发现磨脸这事不靠谱,小脸这更不靠谱,到最后根本演不了戏了。”

  看到别人站C位,心理平不平衡?有过不平衡,但是世界一直是这样,观众可能就是喜欢看漂亮的,谁不喜欢看漂亮。

  我不让自己在这方面耗太多的心神,一个人的生命很短暂,她的心神有限的,我要把有限的心神放在一个对自己好的东西上。”

  看到别人站C位,心理平不平衡?有过不平衡,但是世界一直是这样,观众可能就是喜欢看漂亮的,谁不喜欢看漂亮。

  我不让自己在这方面耗太多的心神,一个人的生命很短暂,她的心神有限的,我要把有限的心神放在一个对自己好的东西上。”

  中年女演员里,大概很难有像咏梅这样淡定的,她是少数把生活和事业平衡得很好的女人。

  “我肯定不是,也不愿意成为一个非常传统的女人,我内心有很叛逆的一面,但是传统女人身上的很多优点我是不想丢掉的。

  我又是一个追求独立和自我,一个有自尊有尊严的女性,但这和爱自己喜欢的人不矛盾,不冲突,它可以互相作用。”

  “我肯定不是,也不愿意成为一个非常传统的女人,我内心有很叛逆的一面,但是传统女人身上的很多优点我是不想丢掉的。

  我又是一个追求独立和自我,一个有自尊有尊严的女性,但这和爱自己喜欢的人不矛盾,不冲突,它可以互相作用。”

  在拍王小帅的《天长地久》之前,她已经四年没有拍戏,熟龄演员,满身本领,正是演技最好的时候,可是却没有人找她们演戏了,就算有人找,也是那些恶婆婆好妈妈一样的角色。

  在《地久天长》之前咏梅的最后一部电影是《刺客聂隐娘》中的聂田氏。这个角色的演绎也让她提名了第16届华语电影传媒大奖最佳女配角,再之后便是4年的“空窗期”。

  对这种现象,咏梅显然也是激愤的,但是她的大部分激愤被她生活的那一面消解了,一方面是人微言轻,一个十数年都在演配角的女演员讲真也没有太多话语权。

  二方面是她也懒得说,生活还顾不过来呢,如果不是这只银熊,也许她就这样隔几年接一部戏,慢慢地老去,人们也不太会记得这个名字,美丽又怎么样,有气质又怎么样,中国美丽有气质的女演员多了去了,不都淹没于人海么?

  “我确实是幸运,但是我演了二十多年戏,我也把自己的灵魂是放在了戏里,所以从大的方面来看,也是平等的。”

  “我确实是幸运,但是我演了二十多年戏,我也把自己的灵魂是放在了戏里,所以从大的方面来看,也是平等的。”

  “我跟孩子没有缘分……开始的时候我不成熟,我觉得我还做不了母亲。但在我觉得我完全可以做个母亲的时候,很想要孩子的时候,孩子不来。

  然后这个事情我已经接受了,我把它想明白了,因为做一个演员,我们创作也可以是生命的全部意义。”

  “我跟孩子没有缘分……开始的时候我不成熟,我觉得我还做不了母亲。但在我觉得我完全可以做个母亲的时候,很想要孩子的时候,孩子不来。

  然后这个事情我已经接受了,我把它想明白了,因为做一个演员,我们创作也可以是生命的全部意义。”

  所以即算是头天晚上刚从柏林回到北京,她也在照样在越洋旅行之后看完一部电影才睡,像她这些年来的每一天做的一样,业精于勤。

  “我就是一个手艺人,塑造女性人物就是我的手艺,只要手艺好就有人来找你,就是这样。”

  “我就是一个手艺人,塑造女性人物就是我的手艺,只要手艺好就有人来找你,就是这样。”

  咏梅说希望能演绎更多的中年女性角色,不止是完美的妈妈、媳妇,而是有优缺点,立体的女性角色。

  “人们看不到,觉得我很顺,其实从一开始我就特别不顺,我不是那种一开始就找到了the right way的人。

  但是我选择了另外一条路,我觉得这条路是可以真正通向一个让我的心灵到达彼岸的那条路,我走的是这样的一条路,只是这条路上走的人不多。”

  “人们看不到,觉得我很顺,其实从一开始我就特别不顺,我不是那种一开始就找到了the right way的人。

  但是我选择了另外一条路,我觉得这条路是可以真正通向一个让我的心灵到达彼岸的那条路,我走的是这样的一条路,只是这条路上走的人不多。”

  这几句淡淡的话让我想起了美国著名心理学家派克最著名的著作《少有人走的路》,书上说“人生苦难重重,要超越自己,成为心智成熟的人,你就必须走上那条少有人走的路。”

  那天的采访,我们在有阳光的茶室里痛快地聊了一个半小时,真切地感受到一个真实、通透、坦诚的七零后女性的内心世界。

  我以前常常疑惑当年学校那些优秀的出色的师姐去哪里了,怎么都不见了,和咏梅聊天的时候,突然觉得,原来师姐们都还在。

  只不过她们真正沉入了自己的生活,她们选择了少有人走的路,过着自己想要过的生活,没有敌意的坚决,不含诱惑的深情,而且一点也不贪心。

  我的朋友水木丁说过,相对来说,七零后是优雅的一代,看到咏梅,我觉得这句话再对也没有了。

  我们是先做的采访后拍的片,拍大片的编辑说那天她是自己开着车来的,黑色羽绒衣,素颜,一辆平实的深蓝的GOLF,准时到不能再准。

  平时拍别的明星后面都跟着一长串人,她就是一个人,经纪人也好宣传也好,都是后来陆续到了。

  这是她得了柏林影后拍的第一个时尚杂志,她并不常爱笑,对人有一种距离感,是那种很难在第一时间融入世界的女人。

  在接下来的漫长的六个小时里她备受折磨,很难想象当了二十多年演员的她,在失去了场景失去了情景依托的大棚里,在陌生的高级时装和过于高耸的高跟鞋上,她显得有点手足无措,甚至还有点慌。

  确实,这是一个她之前没有接触过的世界,这是顶级女星才能进入的流光溢彩亮闪闪的世界,一线大牌,摄影大拿,七寸高的高跟鞋,无数追光灯……

  别的女明星都是二十岁的时候就进入这个鲜花烹油的高光世界,咏梅却在49岁时才来到,人生啊,就是这样奇妙。

  事情的转机发生在拍摄的后段的某一秒钟,当她终于瞥了一眼显示屏,突然高兴起来:

  这一秒钟之后,事情完全变了,她好像一下子就被打通了奇经八脉,片子哗啦哗就拍了出来,又美又稳,她自己好像也松了一口气——毕竟,接下来还有好几本一线时尚杂志要拍。

  “你要做好准备哎,以后不能再说你这也不用那也不用,因为肯定会有很多奢侈品牌会找你代言,珠宝,名表……”

  “你要做好准备哎,以后不能再说你这也不用那也不用,因为肯定会有很多奢侈品牌会找你代言,珠宝,名表……”

  显然,新晋柏林影后并不知道她本来要面对什么,我很想推荐她听韩红的一首歌:“彩虹迷住眼睛 人间烟火丛林/将来现在曾经/虚荣泛滥游行/四处喧嚣不宁/你说欢迎光临。”

  是的,鲜花烹油、光华四射的世界终于向这位49岁的女演员打开了金光灿烂的大门,欢迎她加入那个高能量高强度的闪光世界。

  未来将会如何?没有人知道,唯一的事实是,她,确凿是此际被时代选中的女人。

上一篇:浮夸谣言击碎了自媒体的网红梦
下一篇:职业索赔现象调查:30元可拜师 有人走上犯罪之路